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资讯详情

大宗商品价格有望在三季度迎来新转折

2021-05-24 14:01:16 | 发布者: 金管家科技

  自去年四月以来,大宗商品价格开始快速上涨,南华金属指数也从2020年4月初的3062点一路飙升到年底的5077点。自今年年初以来,大宗商品价格经历了小幅度的回落,2月之后继续走高,2021年5月初更是达到历史新高5988点。尽管本轮通胀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疾病爆发后全球供需恢复不平衡和美元流动性释放,但中国自身经济周期的演变也是国内上游产业上扬的原因之一。

大宗商品

  从理论上讲,商品价格的最高点应该在经济达到最高点之后,通货膨胀达到最高点之前。一是在经济增长结束时,市场资金相对充裕;二是随着居民和企业收入逐渐增加,所有商品都出现了上涨,而商品价格弹性较大,供应弹性较小,相应商品上涨幅度较大。在这一轮,预计7-8月是经济复苏的高峰,而11月则是通货膨胀的高峰,而大宗商品市场预计将延续到第三季度。

  这一轮大宗商品上涨与以往不同,原油价格没有跟随诸如黑色金属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上涨。自2021年4月以来,铜价开始了新一轮的上涨,截至5月12日,上涨20%,而油价上涨幅度相对较小,上涨9%,“铜油比”上升至每吨150桶。

  考察2005-2020年四次“铜油比”上涨的过程,我们发现,当“铜油比”上涨时,通常是经济好转时,比如2005.09-2006.10,2009.01-2011.01,铜价上涨明显高于油价,这两轮全球经济复苏带动需求回暖,中国基建和房地产发展迅速,先推动铜价上涨,原油价格近一年反弹见顶。

  最近“铜油比”上升的另一个原因是,与其它黑色金属相比,原油供应相对充足。OPEC+在5月开始逐步放松减产,再加上沙特逐步退出/日100万桶的自愿性减产,5-7月OPEC+减产将分别较上月减少/日60、70、84万桶。逐步增加供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油价上涨。与此同时,最近美国与伊朗的地缘政治谈判也显示出明显的缓和迹象,拜登政府对伊朗做出了明显的让步。最近的新闻显示,西方已经同意取消对伊朗的主要制裁,结束石油制裁的总体框架已经达成,解除其他行业制裁的框架也即将达成,有利的原油供应因此使油价下降。

  整体而言,本轮大宗商品上涨逻辑仍是周期轮动叠加供需失衡,以及美元走软对通胀预期的“尺子效应”放大。在政策层面,高层已经注意到涨价对企业盈利的侵蚀,自5月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连续两次集中讨论这一问题。5月19日会议强调,“要高度重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不利影响,遏制其不合理上涨,努力防止价格向居民消费价格传导。由于财政部已提高了钢铁等产品的出口税,旨在扩大国内供应,预计随后可能放宽部分限制产量的政策,以保证钢铁等大宗商品的供应,因此,预计价格上涨将受到供给层面的控制。对煤炭、钢铁等大宗商品的交易,通过提高备付金比例、提高交易费用等手段来减少炒作空间,打击期货市场投机。

  当前上游原材料价格有所上涨,但数据显示,部分制造业的毛利率不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例如,有色金属、石油的提价较为普遍,计算机、仪器仪表的毛利率反而上升,反映出可能的价格传导从上游向下游不太严重。当前印度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疫情仍然干扰着全球供应链,在外部需求旺盛的情况下,部分出口企业有了讨价还价的能力,最终价格会随之上涨。这一轮的经济复苏预计将于8月达到顶峰,通胀预期将于11月达到顶峰,而下游下游的存货增长差异将在下半年转差,大宗商品上涨将持续到第三季度。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网络,(图片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会及时下架删除处理